首頁 > 投資理財 > 被綁架的中國家長

被綁架的中國家長

2018-12-01 14:13:57|瀏覽量:481|

被綁架的中國家長

虎嗅注:課外輔導市場的盤子有多大?2016年的數據顯示,我國中小學生達1.8億,對應的課外輔導市場規模達8000億。正是這兩個數字,吸引了一些K12教育輔導企業入局,推出各類課外輔導服務。此外,我們也觀察到一個普遍現象,中小學生們在上輔導課,而那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家長們成了一個個“伴讀書童”,中國家庭生態也隨之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搜狐財經”(ID:sohucaijing2016),作者:崔浩、李愨。


2月28日,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委向社會發布:將聯合開展專項行動,治理校外培訓機構、數學語文等學科類超綱教超前學等“應試”培訓行為、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治理學校和教師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學等行為。

 

上述規定被外界稱為“史上最嚴整治校外培訓”,規定要求在今年6月30日前完成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年底前完成全面整改。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中小學生1.8億,中小學課外輔導學生超過1.37億人次,市場規模超過8000億。

 

而據不完全統計,在線教育企業已達到2500家以上,其中從事K12在線教育的企業約在700家~800家,其中絕大多數是近幾年成立的新企業。

 

在美股上市的好未來(之前名為學而思),則是國內最大K12教育輔導企業。受“最嚴整治規定”影響,好未來股價在3月1日應聲下跌超過5%。但截至最新的交易日,好未來在美股市值仍高達180.8億元美元,折合人民幣1145.11億元人民幣。

 

好未來創始人、現年38歲的張邦鑫,則憑借教輔、投資、對公合作等業務,以365億元財富位列2018胡潤全球富豪榜第361名,比去年上升563位,成為大中華區“40歲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類似這樣的教培機構,迅速改變了中國的家庭生態。從早晨8:25開始第一節課,2小時35分鐘的課堂時間,一直到晚上9:00才會結束最后一節課。整個家庭的起居要根據輔導班的上下課時間做出調整,原本退休在家的爺爺奶奶也需要重新返回課堂,更有不少女性選擇辭職,全程陪伴孩子上課。

 

兩部手機同時搶課

 

寒假的到來,讓石沁(化名)更加忙碌起來。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去輔導班接送孩子、陪讀成為她主要的工作。

 

每周二晚上6:30,石沁便陪著大兒子準時來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大鐘寺的學而思培優校區。孩子坐在教室前排,石沁就跟其他家長坐在后排。她拿出筆和本子,跟孩子一塊聽課。

 

石沁大兒子今年上六年級,但在學而思輔導已經三年,一直跟著同一個奧數老師。這位老師的課都安排在晚上6:30至9:00,上課地點離石沁家也比較遠,每次上下課都由石沁接送。

 

“辛苦沒辦法,選了好老師,辛苦就辛苦一點。”這位老師就是石沁刷兩部手機才搶上的奧數老師,回憶起當時搶課的情形,石沁感到特別幸運。

 

2016年暑假,為了搶到學而思小升初奧數帶頭人的課,石沁在同一時間跟北京市其他家長爭搶35個名額。“特意準備了兩部手機,同時開搶,好在搶上了。以后就可以直接續班,不用搶了。”

 

學而思的班級并不是對所有學生開放。水平最高的奧數班只有通過考試的學生才能進入,人數控制在10人左右。


被綁架的中國家長

好未來教室/攝于中關村校區


石沁搶的是35人的標準課堂,這一課堂也存在尖子班和尖端班之分。尖子班主要負責夯實基礎,可直接在網上選課報名;難度稍高的尖端班則以提高學生能力為主,需要在公眾號上申請,通過才可報名。

 

此外,學而思還設有名師大講堂,更大程度利用人效,每堂課人數能達到100人。

 

2月初,“公司深讀”在學而思中關村校區咨詢報班事宜,工作人員表示寒假一期已經開班,如果報名就跟著班課走,否則只能等下一期,也就是2月4日至2月10日,共7次課,每次課2個小時35分鐘,一期課程費用在1805元左右。

 

針對是否會出現“報名報不上”的情況,工作人員回復稱,除非專門要報某位名師的課,由于名額有限,可能存在報不上之外。

 

“學校是基礎教育,班上學生水平參差不齊,老師不可能為拔尖的學生開小灶。”基礎教育顯然無法滿足石沁對孩子的期待。

 

石沁對孩子有著美好的期待:學文科就考北大,理科考清華,將來找份好工作。在她看來,要想進名校,就必須要領先其他學生,而奧數恰好提供了一條領先的途徑。

 

她始終認為,學生時代不辛苦,將來會辛苦一輩子。于是,在學校課程之外,石沁把孩子送進了學而思,同時學習奧數和英語。

 

有了大兒子報班的經驗,石沁在培養二兒子身上顯得更加“專業”。今年寒假,她給年僅四歲,還在讀幼兒園小班的二兒子報了學而思的奧數體驗課。

 

在此之前,她帶二兒子參加了學而思的“幼升小七大能力評估”,分別對“運算力”“專注力”“表達力”“觀察力”“思考力”“動手力”“記憶力”進行測評,根據評估結果分班。

 

“我們不是最早的,海淀有的孩子3歲半就開始學奧數。”石沁說,“我們家孩子生日小,不然也早上了。”

 

為了陪兩個孩子學習,石沁辭掉了工作,做起了全職媽媽。下午5:30,石沁要去幼兒園接二兒子,晚上6:30大兒子還要去學而思。“有時候沒有時間陪著大的去上課,只能自己坐地鐵去,晚上他爸爸直接從輔導班接回來,晚飯也在外面解決了。”她說。

 

爺爺奶奶“重回課堂”

 

與石沁對輔導班的態度不同,劉小戈希望孩子能夠快樂成長。“孩子的身心健康是最重要的。”劉小戈表示,“孩子能跟著大部隊走就行,沒有太明確的目標,不然就太功利了。”

 

劉小戈的兒子今年讀五年級,四年級上學期才開始在學而思上奧數,這比起從一年級就學奧數的學生晚了整整三年。

 

“但現在是高年級了,沒辦法,只能進應試的輔導班。”劉小戈說,“整個海淀區都在學,不學不行。”在海淀的小升初考試中,孩子的奧數成績、比賽獲獎情況等都是名校看重的因素,這也是劉小戈不得不讓孩子進入應試教育培訓的原因。

 

每周三晚上6:00是劉小戈孩子上學而思英語輔導班的時間。她要提前從單位出發,先去學校接孩子,在外面陪孩子簡單吃個晚飯,便打車送孩子去輔導班,自己再回公司。八點多下課后,孩子則由爸爸接回家。

 

“挺辛苦的,但沒辦法。”劉小戈說道。

 

在中國,還有千萬像石沁、劉小戈一樣的家長,他們迫切渴望孩子出人頭地——抓住任何可以快速提高的可能,讓孩子在考試中快人一步。

 

好未來2017年Q3財報數據顯示,在去年9月到11月的短短三個月內,來自全國38所城市的154.37萬學員走進好未來進行輔導。

 

2月初,“公司深讀”在北京某學而思培優教學點便看到了陪孩子前來上課的眾多家長。在海淀區某商場五層,原本用于辦公的地點全部改裝為學而思的教室,其中一間教室的旁邊還有一家正在開門營業的公司。

 

被綁架的中國家長

一位家長在教室門口觀察孩子的學習情況

 

“公司深讀”注意到,在教室外,一位母親把臉貼在教室門的玻璃上,觀察孩子的上課情況。據這位家長介紹,她是來陪孩子上課的,但課前耽誤了一會,沒能及時進入教室。這會在等老師講完題,再進教室陪孩子學習。

 

家長陪同聽課是學而思慣有的傳統。在學而思剛剛成立時,創始人張邦鑫曾提出可以讓家長旁聽,覺得不滿意就退錢。這句話成了學而思的一大規定:家長可旁聽,前三節課不滿意全額退費。

 

“公司深讀”在這個學而思校區的任何一間小學教室里,都看到了陪孩子聽課的家長,家長人數幾乎和孩子相同。

 

課間休息時,一位陪孫子來上奧數課的奶奶告訴“公司深讀”,上午他們在別處學完英語,中午直接坐地鐵過來上奧數課。她說:“我們家還有一個小孩,只能把姥姥叫來看著。”


學而思迅速改變著家庭生態。從早晨8:25開始第一節課,2小時35分鐘的課堂時間,一直到晚上9:00才會結束最后一節課。整個家庭的起居要根據輔導班的上下課時間做出調整,原本退休在家的爺爺奶奶也需要重新返回課堂,更有不少女性選擇辭職,全程陪伴孩子上課。

 

也正是因為這部分家長,讓擁有學而思培優等子公司的好未來集團在營收上一路高歌猛進。在2017年9月~11月期間,好未來營收同比增長66.3%至4.333億美元;凈利潤同比增長198.4%至4070萬美元。

 

此外,好未來還有10.75億美元的延遲收入,主要來自秋季、冬季和春季的學而思培優小班課預繳的學費。

 

 “公司深讀”注意到,學而思培優網站明確標注了每門課的價格,同年級同一門學科的收費相同,每課時大約為86元。以此計算,即便一個學生整個學期都在上學而思,每周三晚上輔導3個課時,半年算下來花費4100左右。

 

石沁大兒子每年花在學而思的費用則在一萬多。 “孩子晚上十點多上完輔導班回家,覺得奧數題做不夠,便會主動去做。面對各類奧數競賽,向來都是參加,從來不會抵觸。”石沁說。

 

劉小戈也認可好未來的收費。“我們奧數報的是網校,挺便宜的,五、六千塊錢吧,英語一年一萬多。”其表示,相比之前給孩子報英語外教課近兩萬元的花費,這個價格的確不高。

 

教師達1.5萬人,流水線式備課

 

好未來財報顯示,在全國范圍內,學而思培優總共擁有414個校區,占到好未來579個校區的72%,每個校區平均24-35個教室,總共1萬間。好未來預計,在2018財年第四季度,還會增開10個~15個學而思培優小班校區。

 

與校區同步增長的還有好未來的教師隊伍。“公司深讀”查閱好未來2017財年報告顯示,全職教師人數從2016年2月的6594名增加到2017年2月的11084名,增幅68.09%;同時,合約教師的人數從1794名增加到3084名,增幅71.91%。

 

在教師招聘上,學而思要求要求并不高,如2018年校招,其硬性條件僅為2018屆本科及以上應屆畢業生,專業不限,有教師資格證優先。

 

而在學而思網校“大語文”項目 2018年春季招聘宣傳中,對于招聘的全職崗:教研+主講、學科運營+主講崗位,學而思也只對學歷作出要求,國內TOP10漢語言文學專業-本碩所有年級;擁有省級及以上大賽獲獎經歷者優先,有主持、演講等經歷者優先等條件。


學而思對上述職位給出的報酬也不菲,上述崗位全職年薪高達22萬~50萬。

 

2017年1月,在中國人民大學攻讀完碩士學位,即將畢業的王夢參加了學而思的校招,“待遇很好”是學而思吸引王夢的重要因素。而在應聘學而思前,王夢僅在本科階段有過一段做家教經歷,彼時其就讀于一所師范類院校。

 

好未來教師的待遇,在其財報中也有所體現。 “公司深讀”注意到,在2017財年,好未來的教師費和績效獎金為2.43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4.787億元,比2016年的1.461億美元增加66.87%。

 

以截至2017財年好未來合計1.4萬名(含非全職)教師數計,每位教師的平均年薪為1.72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0.83萬元。

 

投遞簡歷,王夢一周后接到筆試通知,并順利通過。但在面試試講環節,王夢遇到了阻礙。“說我聲音太小,沒有老師講課的氣勢。”王夢表示。

 

如果王夢能夠順利入職,她需要經歷一年的名師訓練營,也就是集體備課。“每個題該如何講都是規定好的,老師需要按照這個步驟來。類似流水線,一批老師進去,備好了再放出來。”王夢說。

 

在經過一年的訓練后,教師在第二年再決定做全職還是專職。“專職只需要周末上課,周中備課,全職還需要上班負責編寫講義招生之類的,會非常累。”廣州學而思培優名師何欣在知乎上用“賀仙”的賬戶如此回答網友的提問。

 

教輔經濟催生的“80后白手起家首富”

 

好未來的前身學而思創辦于2003年,由目前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和曹允東聯合創辦。憑借好未來的業績增長和股價表現,張邦鑫以365億元財富位列2018胡潤全球富豪榜第361名,比去年上升563位,成為大中華區“40歲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而在好未來創立之初,時年23歲的張邦鑫還只是一位數學講得好而廣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彼時學而思還沒有辦學資格,只能掛靠其他機構經營,定期交納管理費。學校成立后,學而思在秋季班開設了4個教學點,全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區,專注小學奧數。


2004年,成立僅一年的學而思共招收了200名學員,其中42人考取了人大附中實驗班、95%學員進入重點中學。這一成績瞬間點燃了無數家長對孩子更高的期待,學員紛紛涌入,使得僅僅成立兩年的學而思就獲得了1000萬元的銷售業績。

 

在獲得外部4000萬融資的基礎上,學而思于2010年順利在美上市,29歲的張邦鑫成了當時紐交所最年輕的敲鐘人。也正是在這一年,學而思網校開課,開始發展線上業務。學而思網校在2018財年第三季度的營收同比增長175%,而其小班業務(學而思培優、勵步、摩比及其他)營收同比增長62%。

 

2011年,學而思的小班課程正式命名為學而思培優。“學而思的名字用于理科、培優事業部、集團三個層面,稀釋了學而思的競爭優勢。”張邦鑫表示,為了滿足客戶多元化的學習需求,決定將學而思正式更名為好未來,學而思這個名字依然留給培優事業部。

 

更名后的學而思不斷進行業務拓展,旗下擁有包括學而思培優、愛智康、學而思網校、摩比思維、勵步英語、順順留學、家長幫等在內的15個業務品牌,對外投資了100多個項目,涵蓋了在線英語、留學、K12、媒體等多個領域。

 

2017年5月,成都教育局曾發布公告表示,對錦江區、青羊區、金牛區、武侯區、成華區對所在區域“學而思”培訓機構違規辦學行為進行整治,被責令整改的學而思教學點共有9個。


通告稱,學而思的違規行為包括籌設期間擅自招生;未取得相關辦學許可;委托或變相委托其它主體舉辦以選拔生源為目的的考試或培訓班;舉辦、承辦或組織中小學生參加非政府部門舉辦或未經政府部門認可的競賽、考級或活動。

 

在被要求整改后,成都市金牛區教育局要求,學而思在整改期間暫停教學活動,整改完成后才能開展相關教學活動。對此,學而思回應稱,將堅決落實要求、迅速安排整改。

 

而在此次四部委對校外培訓的整治中,“北京學而思培優在線”近日發布最新通知稱,“學而思杯”將不再舉辦,將會舉辦2018年春季學而思學員綜合能力診斷,但不評獎項、不發證書、不設頒獎典禮。

文章標簽: 投稿 K12 好未來 投資理財
本網所發布資訊來源網絡,僅屬作者個人主觀觀點,與本網無關。
 

專欄合作

歡迎您瀏覽龍基金官網,有關資訊合作,投稿或其他疑問請聯系 QQ:2698491281

開通專欄
看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