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貸專欄 >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2019-05-18 10:43:58|瀏覽量:721|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虎嗅注: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李子的人間博物館”(ID:museumofus),作者:李子李子短信。


男性都“娘”了,“純爺們”還有市場么?


小鮮肉因為“娘”被批評,甚至還有官媒發聲號召大家做個真漢子。當然也一如既往地,不再被傳統性別視角束縛的人紛紛群起而攻之,為“娘”辯護,揭露這其中性別刻板印象的害處。


娘是可以的,女性化并沒有什么不好,尊重多樣性……這一切的背景,都是傳統的性別觀在瓦解,女性獲得了更多權利、更多自由,不再甘心被作為第二性被貶低;也有了自己的選擇,去追求自己理想中的男性形象,哪怕是陰柔的形象。


然而,這卻讓不少男性產生了困惑:“我們從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難道錯了嗎?秉持的美德,就這樣被貶得一文不值嗎?”


1


現在的男人可能越來越難當了。許多男性看著那些“娘里娘氣”的小鮮肉當道,可能會心存芥蒂。“況且他們還說我們直男,直男做錯了什么?”身邊的男同胞總會發出這樣的無辜聲音。


而另一方面,女性的“崛起”,可能也有點讓人動搖。時不時就會聽到一些新聞,說現在幼兒園、小孩里的男孩子都“太弱”“沒有男孩樣兒”,有的人建議說是需要更多的男性幼教,不能讓女老師再“教壞”小孩云云;中學、大學里面,女孩子成績越來越好,甚至超過了男孩子,有人又擔心,男生是不是“不行”了?男生不行了,這個社會還有希望嗎?


“男人強則國強”的這句話,在很多人看來,還是非常根深蒂固的,因為很顯然——在當下社會,男人們面臨著許多壓力,很多人覺得,上有老下有小,要掙錢,要顧事業,還要顧家……但實際上,執著于做“爺們”,可能會讓自己的境況越來越糟糕。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2


最近,英國的文化界也在討論所謂男性未來的問題。


比如,男人為什么不愿穿女裝的問題。這個問題在很多人看來簡直再自然不過,絕大部分男人都不會穿女裝,小個子的男生即使買不到XS,也絕對不會往女裝專柜走哪怕一步。但是女孩子穿男裝,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這在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看來,這正是男性受束縛的表象之一。格雷森是一個思想家、藝術家,被評為 “英國文化界影響最大的100人”之一,曾被授予過皇家勛爵。他在性別上是非常大膽、前衛的,最為公眾所知的是,作為直男的他,還特別喜歡女裝,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甚至在重要場合穿女裝出席。


可不要小看了著裝。格雷森認為,男性的著裝,恰好是男性氣質束縛的表象之一。女性對于著裝選擇是更自由、更個性化的,但是男人卻只能從那幾個顏色當中選,必須要沉著、穩重,體現工作和地位,不能花枝招展,不可以反映個性,乃至扔到人堆里看不見。


而男人卻從不把這個當作束縛,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這樣的定義。為什么?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3


格雷森在2016年的書《男性的衰落》(英文名 The Descent Of Man)中寫道,社會對于男性氣質的要求,是對男性的束縛——第一,男性氣質必須要掌握權力,要正確、理性;第二,男性氣質必須要有統一的外在;第三,男性氣質崇尚強力甚至暴力;第四,男性氣質通常會壓抑情感的表達。


特別是對于權力的強調,讓男性不得不堅持所謂的男性氣質,并強行把自己放進統治者、受益者的框架中。因為有了權力,便不愿承認這種角色對于自己的束縛,不愿承認“作為男人并不優越”或者“我其實想成為女人”。而且這個社會,也沒有給予男人討論自己弱勢的機會,因為男性天生就是優等的,根本不需要討論。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男性氣質”對于情緒問題的忽視,對于感覺的麻木。


這被格雷森稱為“情緒無知”(emotional-illiteracy)。情緒化通常被看作是女性的,情緒和理性是對立的,仿佛有了情緒就必須得放棄更高級的理性。但事實上,這也會帶來很多問題,一個人怎么會沒有情感呢?過多的壓抑,反而會造成心理問題。


然而,事實卻是,現代化正在摧毀男性氣質的優勢,整個社會的性別結構也發生著變化,男人不再、也不必處處尋求權力、領導和控制,未來的社會必將更崇尚合作,而非強權、沖突和暴力。同理、情緒管理等也變得越來越重要,這些都是傳統的男性氣質所給不了的。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4


學術界也討論過男性氣質的軟肋,其中就包括津巴多。


他是著名心理學家,大名鼎鼎的“斯坦福監獄實驗”的主導者(盡管實驗本身被曝出有大量倫理問題,在此按下不表)。他在新書《雄性衰落》中就提到說,男性氣質的束縛,對新時代的男性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例如,在男性氣質的鼓勵下,男性熱衷于高強度社交,也就是一大群純爺們聚在一起做純爺們兒才干的事情,喝酒,看球,或者體育運動,并享受沉浸其中,得到“我就是純爺們兒”的正向刺激;然而,脫離了這種情景,男性就會覺得尷尬,也不敢在其他的社交活動中表現得親密,怕被說娘,更不敢和女性打交道。


科技進一步對男性氣質帶來挑戰,電子游戲和色情電影成為了逃避的手段,卻讓許多人不敢直面男性氣質究竟是否有害的問題。


《大西洋周刊》作者漢娜·羅辛(Hanna Rosin)也寫過一本叫《男性的終結》(The End of Man)的書。她在書中提到,在現代經濟中,思考和交流的作用,逐漸超越了生理上力量和耐力的作用,因此,強調男性氣質,實際上是對男性競爭力的削減。性別的不平等,會直接導致競爭力的降低。


被男性氣質所鼓勵的,有許多冒險行為,包括酗酒、暴力、不安全的性行為等,讓男性的犯罪率居高不下。但另一方面,為了表現出陽剛、堅強,許多男人也會壓抑自己的情緒,有問題也不傾向于尋求幫助,導致嚴重的心理問題。


據調查,50歲以下男人的死因,排名第一的竟然是自殺。


當直男變成貶義詞,男性氣質還有未來嗎?


5


而解決這些問題的途徑之一,就是拋棄男性氣質的優越,擁抱其他的可能性。


格雷森說的這一句,我是認同的。“男人有權利脆弱,有權利弱小,有權利犯錯,有權利依靠直覺,有權利說不知道,有權利說不確定,有權利靈活。并且最重要的是,有權利不為上述任何事感到羞愧。”他說。


其實言下之意,就是未來的男性是什么樣,不該由任何一個“規則”來規定,而是給予更多的“自由”。這不就是性別平等的另外一面嗎?實際上,我們追求性別平等,解開“女性必須怎樣怎樣”的枷鎖,給予女性更多自由的同時,也應該給男性自由,不要再羞于那些很“娘”的事情。


現在在一些國家,比如瑞典、挪威等,都流行“中性教育”,在小孩子小的時候,不給他們設立性別框架,而是觀察、培養他們具體的能力。女孩可以在戶外打滾、做冒險的事情,男孩子若喜歡細膩的工作,也會被鼓勵。


在新時代,培養一個男孩,并不是拼命要孩子做“小男子漢”。


而作為成年人,在你感到壓力很大的時候,不要認為自己是爺們兒就該硬撐,多找人談,尋求幫助,或者大哭一場,都是沒有關系的。在一心想著成功、晉升、掙錢的時候,放下競爭的心態,多為別人考慮,多交流,說不定效果更好。


隨著科技的發展,男女生理上差別的影響會越來越小,社會也越來越多樣化、越來越包容。不管男女,能夠自由地按自己的想法生活,這才是理想中的社會。

文章標簽: 投稿 直男 性別 網貸專欄
本網所發布資訊來源網絡,僅屬作者個人主觀觀點,與本網無關。
 

專欄合作

歡迎您瀏覽龍基金官網,有關資訊合作,投稿或其他疑問請聯系 QQ:2698491281

開通專欄
看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